黔東南州權威媒體門戶網站

 

首頁 新聞 政務 圖客 視頻 文化旅游 黔東南故事 數字報

黃平三岔水:風光旖旎故事多

發布時間: 2020-01-21   作者: 楊明   來源: 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 王槐雪

  

  黔東南新聞網訊 林森飛鳥靜,山青云煙閑。谷深水清潺,人去路歸遠。

  黃平舊州松洞對埡坡、三岔水、陽雀洞、半邊慶的十余里小溪溝曲徑通幽,兩岸青山連綿,森林遮天蔽日。2019年12月26日,仙翁居士一行誤入小溪,真是“半里之遙,必有‘桃源’”!之前,未知此處別有天地,有些相見恨晚之感。進得溪來,山轉水隨,水行山走。近些年修建的水泥路,沿河溪而上,順山腳而行,蔥郁草木映目,青翠森林入云,景色隨腳步拉開、隨眼睛移動。雖然時值寒冬,溪水進入枯竭期,但溪流不絕、水聲不斷;彎曲小路向上游延伸,不知道路多遠,不知溪流盡頭。兩岸山嶺涌入溪溝,形成了山環水繞的“九曲水來九條嶺,九道拐來九座峰”。

  溪中的三岔水,顧名思義就是三道嶺崗相會于溪,三條溪水匯于此,形成山水相繞、水山相依。當我倆沿溪溯行,只見翠竹沿溪泛綠,垂腰戲水;樹木青黛沿岸,聳入云天。有道是“萬物逢春皆吐綠,寒冬臘月草木休”,然而三岔水的竹子依然翠綠,三岔水的樹木依舊青青。由于仙翁居士的涉足,驚飛了依水而棲的水鳥,黑白相間的羽翼,一串鳴叫飛離,一線弧式飛躍,消失在溪溝下游。由于咱倆的陣陣驚嘆,森林緊裹的小山包中冒出急促的犬鳴,倘若不是狗的鳴叫,豈知山包上棲居著悠閑的人家!順著一條小徑,山包上有一棟乳白色現代別墅、一棟原生態的木質民居,門前有約半畝魚池,皆是高山木葉水注入。房主向玉文說,“我魚池里的水好得很,是引自高山森林中的木葉水”。喜喝山泉水的居士拾起管子的水喝了起來,“果然冰涼回甜,好水、好水!”向玉文一家居住在這等清靜的地方,悠哉游哉,過著神仙式的日子!兒女已長大成人,在外工作生活,現在家只有他與老伴,隨鳥鳴而起,隨星星而眠。倆老都是勤快人,喂有蠻多雞,養有挺多鴨,光吃雞鴨蛋都會吃膩喲!縱目四周,山水回環,闊葉樹長滿山嶺,修竹舞于門前,樹木護于屋后,溪水繞山下,左彎右拐向東流。清晨,旭日出山當屋照,鳥嗚林中山更幽;云霧罩嶺炊煙起,當日約云霧暢游他鄉時,清爽的山風洗滌著溪溝,新綠的青山映入眼目。

  云白霧玉九重嶺,山青水綠三岔水。 如此遙遠、清靜的三岔水,在二十世征三十年代,居然與聞名于世的紅軍長征邂逅,紅軍曾經兩次走過三岔水。

  1934年10月2一3日,任弼時、蕭克、王震率領的紅六軍陸續從黃平舊州到松洞對埡坡后分兩路:左路沿奢香古驛道上雞爬坎,過花院,越大頂山,上甕安老墳嘴木孔,去猴場;右路沿三岔水,穿陽雀洞,經半邊慶,過甕安蔡家灣,下老墳嘴,過擦耳巖,往猴場。1934年12月27一30日,中央紅軍從黃平舊州分三路前進:左路、中路過松洞,于對家坡分道,左路上雞爬坎,翻大牛坡嶺,去猴場;中路走三岔水,上半邊慶,過甕安縣十二塔,達老墳嘴。右路由舊州走石牛,上深溝,下浪洞,至甕安縣老墳嘴,往猴場。在三岔水的小溪邊,一戶楊姓人家房屋依山傍水,二層三間一偏廈木居,木倉、木圈分離,院壩有約60平方米,干凈整潔,十分舒適。66歲的楊通祥便是這一小院的主人。他說,據爺爺講紅軍兩次過三岔水,第一次在農歷九月間,天氣暖和一點;第二次是陽歷十二月底,天氣有些冷了。紅軍服裝沒統一,有灰色、青色……不過都有紅布帽徽和紅色領章,人數多得看不著頭也瞧不到尾,過了3天3夜。有個別膽大的老百姓跑去路邊看熱鬧,并未受到任何傷害,因為紅軍滿臉笑容,很樂意同百姓交流。有的百姓運氣好,還得紅軍送塊把銀元、坨把巖鹽呢!

  紅軍過松洞(梭洞)的時候,受當局欺騙蠱惑,小鄉街上的人幾乎跑光啦。當時,年僅七歲的雷安培也被父親拉上山林里躲避,只留下雷安培的母親和幺外婆看家。一部分紅軍征得同意后駐扎在家里,還在屋里安裝一部電臺,時常發出“嘟嘟嘟”的聲音,當時也不知是啥東西!紅軍戰士為人和善,借鍋借灶煮飯,還幫助百姓挑水、砍柴、掃地……就像家里人一樣。紅軍戰士說,“紅軍為窮人打天下,是窮人自己的隊伍”“今后,窮人都要得翻身解放、當家做主人、過上好日子”。第三天,紅軍臨走時為表達謝意,送一個白銅盆做紀念,雷安培的母親和幺外婆樂意收下了這只“紅軍盆”,一直珍藏在家中,生怕被別人發現。果然,十五年后的1949年,松洞解放了,雷安培家隨后分得了田土,自己成了當家人。幺外婆一直銘記紅軍戰士說的話,盼啊盼啊,終于盼來了翻身解放。幺外婆雖然是孤寡老人,但她很幸運、很幸福,活到了110歲。雷安培長大了,走上了革命道路,后來還成為了紅梅公社黨委書記。

  三岔水這條溪溝,不但留下了紅軍的足跡,而且還留下了“魚水情深”的故事。就在松洞往南數里許的張其沖,就發塵過趙金山巧遇紅軍總司令朱德的故事呢!1934年12月28日,年剛18歲的趙金山答應張參謀為紅軍當向導,將紅軍帶到甕安猴場(草塘)。29日拂曉出發時,張參謀發現他赤腳遠行,但身邊又沒多余的鞋子,只好送他一根拄路棍。他帶著紅軍過松洞,穿過森林密布的三岔水,當晚宿營甕安老墳嘴,30日便到達了猴場,駐扎于一個大宅院里。張參謀花七百錢(7個四川銅板)為趙金山買了一雙草鞋,趙金山心里樂開了花。12月31日這天正是陽歷過年節,趙金山在院壩里找張參謀,準備辭別于次日返程。此時,一位威武的操著四川口音的首長從屋內走出,樂呵呵地向趙金山打招呼,“小同志,今天過年啦,得肉吃沒有?”趙金山覺得這話聽起來很像黃平舊州口音,容易聽得懂,也非常親切,笑瞇瞇地回答,“得吃了,好香喲!”隨即這位首長將其帶到屋里,抓了一把葵花塞在他手里,隨便拉拉家常。此時,張參謀來了,得知其辭別之意,有些舍不得,動員他參加革命,為窮苦人打天下。然而,趙金山說明父親臥病在床,家中無人照顧,不得不返回家鄉。于是,張參謀寫了一張便條并加蓋了印章遞給趙金山說,“等我們打進貴陽后,你來找我?!贝稳账蛣e時,張參謀還送他一塊大洋、一盞馬燈。當趙金山返回到松洞三岔水時,當地鄉親告訴說,“中央軍(指國民黨軍)正在松洞緝拿幫助‘紅匪’(即:百姓受當局恐嚇威脅宣傳后對紅軍的貶稱)的”。為了避免殺身之禍,趙金山將張參謀留給的“便條”揉爛扔丟了。但是,那盞“紅軍馬燈”一直伴隨其走上革命道路。

  解放后,當趙金山看到懸掛的朱德總司令肖像時,如夢初醒,心里蹦蹦直跳:“原來我在草塘大院見到的那位紅軍首長是他喲”!立馬立正向“朱總司令”行了一個軍禮。

  紅軍與百姓的故事像珍珠般灑落在三岔水這條紅軍路上,人們又從這條紅軍路上拾起一個個美麗動人的故事。


扑克K电子游艺 新手怎么买体育彩票 四川麻将麻将胡了下载安装 10元可提现的棋牌 网上福建快三 北京快3 032期曾道人说 穿越火线分辨小丑技巧 山东十一选五 股票分析之量价关系 黑彩票论坛网站大全 山东麻将二五八做将 模拟人生4 工作赚钱 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 49彩票app官网 福彩3d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