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東南州權威媒體門戶網站

 

首頁 新聞 政務 圖客 視頻 文化旅游 黔東南故事 數字報

從堂安到肇興 ,一次有趣的旅行

發布時間: 2019-07-02   作者: 謝銳勤   來源: 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 王槐雪

  黔東南新聞網訊 從黎平縣堂安侗寨前往肇興侗寨,沿途是著名的堂安梯田,方圓數十公里山地,被侗族先人當作藝術品雕刻,最終成為舉世聞名的豐收地。下堂安的山路上,由于趕時間,我跑到前頭,一邊探路,一邊攝影,擔心后面驢友人身安全,每走幾十米就喊一遍她們的名字,她們就美美應一聲,一直斷斷續續喊了一小時,聲音洪亮而又柔情地響徹在山間小路上,想來是多么有趣的行程啊!

  同行的美女們,笑容總是那么燦爛,聲音總是那么甜美,眼神總是那么迷人,讓行走的一路變得舒心而愜意,就像她們黃絲巾上的花蝴蝶,我們自由的飛翔在這片多情的土地上……

  綠色的田埂像畫框一樣勾勒出梯田的輪廓,梯田中還種有紅蘿卜、青菜和松樹,吊腳樓散落其中,點綴著這幅和諧的鄉村畫卷。“白水明田外,碧峰出山后。”有的梯田開發得像航空母艦,似乎隨時準備起錨航行;有的開發得像停機坪,平整得讓你覺察不出是建在崎嶇不平的山頭上;有的開發得像魚鱗片,層層疊疊風韻的覆蓋著山坡;所有梯田因地制宜,與山形相一致。

  梯田,于侗族祖靈而言,一開始是生存需要,后來是審美提升,再后來融為一體,上升為一件藝術品,祖靈們在上面精雕細琢。想想秋收時,坐在“太師椅”上的侗民們看麥浪吹過,稻谷成熟,該是怎樣安逸從容的富足狀態啊?

  也喜歡這樣的山間小路,親近泥土令人踏實,幾百年來的足跡也讓我與先人有靈魂交匯的空間。無論是滿地柔軟的楓樹葉,還是懶散吃草的小馬,或是老屋前笑得皺紋暖暖擠到一起的老人家,都倍感親切。英國小說家毛姆在《月亮和六便士》中寫道:“有時候一個人偶然到了一個地方,會神秘地感覺到這正是自己棲身之所,是他一直在尋找的家園。于是他就在這些從未寓目的景物里,在從不相識的人群中定居下來,倒好像這里的一切都是他從小就熟稔的一樣。他在這里終于找到了寧靜。”

  有些地方,無論你到或沒到過,它都存在于你的記憶或夢想中,只要一遇到合適的酵母,就立馬發生奇妙化學反應。有人說:最遠的旅行,是從自己的身體到自己的心,是從一個人的心到另一個人的心。那么,最好的旅行,便是讀懂這片土地的靈魂,也讀懂自己的心。

  經過一小時快速跋涉,終于看到前方山中谷地的肇興了。吊腳樓鱗次櫛比,硬山頂上的青瓦,更增添了侗寨的滄桑感,仿佛一幅保存永久的水墨畫,還散發著歷史的墨香。一條小河在村中潺潺流過,幾座風雨橋將河流兩岸連在一起。詩情畫意的風雨橋包容了山巒的跳躍和清風的舞蹈,風干的老玉米懸掛出吊腳樓喜悅的風景,青瓦木廊在山水間劃出優美的弧線,勤勞的少女把靈秀密密的繡進云彩般的衣裳,時空似乎凝固了。頻頻舉起相機,最終卻發現,相機帶不走這美好的一切。

  品味這樣原生態的侗寨,需要清靜住下來。在村口明朗的小溪里,看白云的倒影在水中舒展,呼吸著泥土、青禾和花朵混合一起帶來的芳香,與閑適的水牛慵懶的狗一起漫步于綠色梯田中,這才是真正的鄉村味道。旅行時看過的風景,有過的心情,和年輕時有過的夢想,經受的閱歷,別人搶不走,自己也忘不掉,只屬于你。也許我們無法改變世界,但可以改變自己的內心,讓心更能悅納自己,也悅納世界。那些或驚艷或冒險的夢,我們曾經瘋過,此生便無悔。

  臨走時,來自廣州的美女老總小蕊,偶然看到我們急匆匆趕往黎平機場,提出順道送機,她也去接人。她是一位著名設計師,在這里和一些志同道合的設計師做古法制侗布的搜集、展覽、推廣及應用,展覽館也即將完工。為此,她已積累十多年花費數百萬元,希望能讓更多人欣賞到侗族文化的精華,祝福并期待這天早點到來。一路聊天,甚是愉悅,這樣的朋友,有追求,有擔當,有情趣,我喜歡交往。


扑克K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