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東南州權威媒體門戶網站

 

首頁 新聞 政務 圖客 視頻 文化旅游 黔東南故事 數字報

校園小賣部: 請“神”容易送“神”難

發布時間: 2019-06-24   作者: 楊玲 李林果   來源: 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 吳敏


  很多人的童年記憶里,是無數次經過校園小賣部,面對數不清的零食時欲罷不能的情形:辣條、棒棒糖、火腿腸、口水雞……

  而就在前不久,教育部網站消息發布了《學校食品安全與營養健康管理規定》,自2019年4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二十條令人關注:中小學、幼兒園一般不得在校內設置小賣部、超市等食品經營場所,確有需要設置的,應當依法取得許可,并避免售賣高鹽、高糖及高脂食品。此外,《規定》明確, 中小學、幼兒園應當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及時發現和解決集中用餐過程中存在的問題。

  跟校園小賣部說再見?消息一出,引來眾多市民的討論。對此,大家看法不一。有人認為,這樣的做法利大于弊,但實施起來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并且有難度。也有人表示,不贊成完全取締,校園小賣部也有它存在的意義,只要進行統一、規范的管理就行。還有人認為,除了校內小賣部,校外小賣部和攤點商販也應該納入管控。本期事大民捕,記者進行了調查采訪。


  校內管理嚴 校外無管權

  校內對幼兒園有相對嚴格的把控,那么校園外面的小賣部或周邊的小商販呢?就不在管控范圍了嗎?

  對于小學生來說,獨自上學的那一段路程,總是充滿了好奇。在沒有大人的陪伴下,但凡口袋里有倆小錢,都想走進小賣部“揮霍”一把。

  “老板,給我來一包面筋。”“老板,我要一個迷你玩具。”“老板,我要一個水果味的氣泡飲料。”……

  經得住誘惑的孩子,會一笑而過。貪吃的孩子,課間十分鐘都常常出沒在小賣部和教室之間。

  幼兒園,家長很少給孩子零花錢,想吃零食大部分是家長買,所以不太衛生的食物他們大多不會選擇給孩子食用。大一點的孩子,自控力稍微差一些就容易迷失在“零食”的海洋里,“特別是剛上小學的孩子,面對五顏六色的糖果和新奇的玩具,總有相見恨晚的感覺。”在凱里八小姚老師看來,從幼兒園過度上小學的新生,特別經不起“考驗”,即使校內沒有小賣部,上學、放學的途中都阻攔不了那顆愛吃的心。

  “別說是孩子了,我從學校門口路過時,看見一排排五顏六色的零食和油渣食品,都忍不住流口水。”家住時代城的王小姐在路過學校附近時,也有沖動想要試一試那些色彩鮮艷的零食,但是成年人的理智告訴她,這些食物含有色素,吃了之后不利于健康。

  “之前,學校組織過老師在校外蹲守,看到有學生到商販那買東西,就立馬上前制止。”久而久之,學生也自覺了許多,沒想到惹來了商販的不快,姚老師還親眼見到老師與商販因為這事起過爭執,“一次,商販直接沖過來把學校老師罵了一頓,說學校不給他們出路,老百姓做點小生意都要百般阻攔,差點動手打老師。”而老師受了氣,只能忍著。后來學校打電話給城管局的工作人員,可是城管執法人員一來,他們就跑,執法人員走了他們又回來。

  打游擊、捉迷藏也都是常事,對此校方表示很無奈,“校門外面不屬于學校的管控范圍,城管也沒有工作人員有時間一直待在這里。”

  據記者調查了解,在凱里市區小學幾乎很少有在校內開設小賣部的,相反,校園周邊小賣部聚集較密,僅八小附近就有數十家,還不包括校門口的流動商販。這些流動商販所出售的食物有早餐、糕點、軟糖、汽水等,大多數都沒有衛生許可證,無人監管讓他們有機可乘。


  寄宿制學校 商店成標配

  在開放式走讀學校,校外小賣部不在學校的管理范圍,相較之下,寄宿制學校和偏遠地區縣城、鄉鎮學校,校園小賣部反而成了標準配置。

  “小賣部開設在校園內部主要為了方便住校學生,以出售學習用品和生活用品為多。為了提高收入,商店老板還會附帶一些零食和飲料等。”天柱縣某中學校長告訴記者,在縣城,幾乎每個學校都會設有一個校內小賣部。而商家需要經過正式招投標才能進入學校,所以,校方也能起到一定的監管作用。

  “在學校小賣部就能買到生活必需品,這樣一來既節約了時間又節約了上街購物乘坐交通工具所花費的成本。”姜校長認為,校園小賣部以方便學生為出發點,有它存在的必要性,特別是在全封閉式或半封閉學校,對于長期住校的留守兒童來說,很方便。“完全的取消校園小賣部不太可能,因為學校有嚴格的規定不準外出,相應的配套設施就一定會有所完善。但是,個人認為加強商戶自我管理意識和加大學校監管力度,是很有必要。”中學生和小學生相比,自控力要強一些,購買筆和紙的比例比零食要大。同樣,學校的管轄范圍也只是校內為數不多的小賣部和餐飲行業,校園以外的區域,學校也無法進行管控。

  當然,為了賺錢,小賣部老板會降低進貨成本,“一些低劣的零食其實一看包裝都知道,日期不明,有的甚至連出廠日期都沒有。”在鄉鎮中學教書的龍老師說,農村的孩子不一定比城里的孩子得到的零花錢少,只是因為沒有更多的選擇性,所以,即使看起來包裝很簡陋的零食,外表看上去不錯,他們也覺得問題不大。還有一部分孩子,家庭條件有限,能有多余的零花錢買東西吃就已經很不錯了,相對便宜的零食往往更容易俘獲他們的心。

  “看似油水很大,其實生意難做,各有各的不易。”據業內人士了解,校園小賣部前期投資也很大,想要成功競標,前期要花上幾萬到幾十萬不等的金額,為了能盡快收回成本,商家肯定想法設法賺錢。“生源好的學校還可以,生源不太好的也很難支撐。”

  據調查了解,中學校內小賣部較為普遍,個別縣城小學也設有小賣部,以便老師、學生購買生活用品。雖然學校起到一定的監管作用,但是力度不夠,監管效果也不太明顯。


  規范靠管理 健康靠自律

  “如果是你們家孩子,你會給他吃這些五顏六色的東西嗎?”不久前,凱里市民吳女士在孩子放學回家的路上忍不住發了這一條朋友圈,還配了一張色彩鮮艷類似果凍糖的圖。“看到學校門口那些花花綠綠,用簡易塑料袋裹成圓錐形的水果糖,我很氣憤。真想走上前去問一問這些無良商家,把這些名字都叫不出的三無產品賣給別人家孩子吃,良心不會痛嗎?”除了這些形形色色的糖果,一路上還有五顏六色的汽水,冰霧一樣的炒雪糕,早上和中午還有炒粉糯米飯烤豆腐等供應。

  吳女士時常會提醒自己的孩子,“路邊的零食不衛生,吃了會鬧肚子。”她平時也不會給太多零花錢,孩子也十分乖巧聽話,幾乎不到周邊的商販攤點買零食,“有一次我故意逗她玩,問她想不想吃,我給她買。”她自己搖頭說,“不要。”

  小林今年剛上小學一年級,每天父母會給她十塊錢零花錢,有時候沒零錢,還會得到二十塊。“現在的小孩,都不缺錢花。”小賣部張老板也坦言,這是零食銷路好的一個關鍵因素。學校附近人流量較大,除了寒暑假,其他時間生意也還不錯。

  出于好奇,小林也買過部分攤販食品,“覺得不太好吃,以后就沒買過了,我媽媽也和我說過不要買。”雖然也聽家長的話,但小林偶爾還是禁不住誘惑,會買一些看上去新奇的食物和玩具。

  “每天上班都像打仗一樣,哪有時間給孩子弄早餐吃,中午也只能把孩子放在托送中心。”小林的家長王女士都會給孩子身上放一些零錢,想著孩子餓了可以買一些吃的。

  除了食物,小學校園門口的人行通道兩旁還時常擺有各式各樣的玩具,價位都在一塊左右,質量也不太好。記者在八小附近商販攤點發現,除了玩具,還設有賭博性質游戲供小孩玩耍。一塊錢給你5個圈,套住地上擺著的水晶球就拿走,一輪下來中獎率還挺高,按照成本來算,即使五個圈都套中,老板也有錢可賺。

  大多數中小學班主任老師都表示,會經常提醒學生,盡量在家吃早餐,少去學校外面買零食,“主要還是靠學生自覺,買的人少了,生意不好做流動商販自然也會相應減少。”同時,學校也希望家長對孩子進行食品衛生安全知識的講解,讓孩子有一個健康成長的生活學習環境。

  作為家長,自然也希望相關部門能加強監管力度,對食品衛生不合格的商鋪進行嚴查。


  【記者手記】

  中小學生正處于身體成長發育期,飲食安全非常重要。目前,教育部非常重視校園的食品安全問題。

  然而,中小學生自控能力不強,校園小賣部里花花綠綠的零食常常會吸引他們的目光。辣條對味蕾的刺激令人上癮,勾兌了各種調味劑和色素的飲料酸酸甜甜,孩子們吃得喝得不亦樂乎。尤其是農村學校的小賣部,充斥著來源不明的三無小食品、山寨品牌的飲料。這些都對學生的飲食健康埋下很多隱患。取消小賣部,能在客觀上促使學生老老實實地吃飯,把飯吃好,身體才能正常、健康地成長。當然,前提是學校確實要把好學校餐廳飯菜的質量關。

  吃零食是有癮的,很多時候其實都是吃不吃都無所謂,但是和一群同學到了商店就會隨大流去買,每天吃慣了就會形成習慣,沒有小賣部,買都沒地兒買,慢慢的好習慣就養成了。

  有人說,取消小賣部會給學生造成生活上的不方便,如果學校沒有小賣部,寄宿學生需要在到校之前就準備好在校期間所需要的物品,這對于他們養成及時規劃準備生活用品的好習慣是能產生促進作用的;如果確實需要某些物品,向同學借、向老師求助或溝通請個假出去買,這些都是基本的社交,學生鍛煉一下人際交往能力也不是什么壞事。當然,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對于交通不太便利的偏遠山區或者文具專賣店而言,適當的配備也是合符情理的。

  在這其中,家長的正確引導起到很大的作用,同時,要想為孩子們把好食品安全這一關,還需要社會各方的共同努力和配合。


扑克K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