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光苗寨的綠色守望與紅色記憶

發布時間: 2020-03-16   作者: 楊秀廷   來源: 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 王槐雪

 

  

  山川、河流、草木,歲月、星光、風雨,族群、家園、習俗,賦予了瑤光苗寨一種特有的內在厚度和韻律,以北斗星來命名的這個古村落,剛雄挺拔,自帶光環,而來自歷史深處一場鏖戰的沉響,又鏗鏘了瑤光苗寨紅色的傳奇。

  ● 奇山秀水形勝地 人杰地靈耀古村

  清水江在黔東南的青山翠嶺間一路踏歌而來,進入錦屏縣境內,便深情挽起烏下江,在青山界大山的余脈落入江水處,天然構筑起瑤光這座“兩水擁一龍”的奇秀家園。山的偉岸,水的靈動,為瑤光人拓展了生存發展空間,也帶來了財富和福祉。人們對生存環境生態空間、族群文化空間的構筑和傳承,源于自然,養在民間,建構和衍生了以苗族文化、木商文化、青石文化、紅色文化為主體的地域文化,經過長期浸潤與化育,豐沛了這片山水古樸、雄健的人文氣質。

  瑤光苗寨,隸屬錦屏縣河口鄉?,幑庑劬崆嗌?,俯瞰清江,“聳翠層巒,勢拔群峰”,生息著獨特的腔調和氣味。強烈的地形切割,形成了山高谷深的地貌特征,自古為清水江流域易守難攻的關隘,乃兵家必爭之地。清代清水江流域勢力最大的民間團練“三營”的上營駐地就在瑤光?,幑鈿v史上曾有“千家寨”之稱,據史志記載,瑤光在明洪武時期稱“茂廣屯”,后稱“苗光”,清雍正后設塘,民國初年設團防分局,民國15年(1926)設鄉,1934年12月建“瑤光鎮蘇維埃政府”,是清水江中下游典型的苗族古村落?,幑獯逵芍姓?、里寨、上寨、白泥坳、黨艾、九項6個自然寨組成,現有479戶1920余人。上寨、中寨、里寨連成一片,綠葉婆娑的古樹,遍布村寨周圍。從山腳新修的三板溪庫區瑤光碼頭向上眺望,古樹、木樓人家,依托山勢,層層向上疊起,氣勢恢宏,直逼云端,顯得高遠雄沉。

  歲月的流水自有它的靈敏和堅硬,在它永不消歇的進程中,一些事物被漫漶湮滅的同時,另一類東西又在它的不斷沖刷中愈顯清晰。

  一通刊立于咸豐元年(1851)的“擬定江規款示”古碑記載,瑤光一帶“地密人稠,山多田少,土產者唯有木植,需用者??拷?,富戶販木以資生,貧者放棑而為業”。寨子里出過不少名人,“姚百萬,李三千,姜家占了大半邊”,清水江木材時代造就了這些叱咤風云的木商巨賈,還有道光年間任四川馬邊廳同知的姜吉兆和任直隸州知州的姜吉瑞舉人兄弟,到京城會試期間參加康有為“公車上書”的姜興渭等等。寨中的舉人第、土司第、練武場等即為木材時代的遺存。寨內的四條主要道路均為青石板路,清乾隆至道光時期民眾捐資建成,一萬四千多級青石板階梯,在綠樹中盤曲。

  行走在瑤光苗寨古色古香的街巷間,厚重光滑的石板街,高而險的巖坎,依著陡峭地形修筑的一幢幢木樓,有幾家房子的堡坎立面竟超過了房屋本身的高度,首先在視覺上深深地震撼著我。一首流傳于青山界百里苗鄉的民謠唱道:“宰格苗吼好田莊,高舟務翁好姑娘,講到屋場好坎子,看瑤光?!爆幑膺@個有著石頭般厚重感的古老村落,獨特的地理空間和文化生態,使成長在、生活在、教化在其中的瑤光人,沉淀出堅韌、平和、敬畏生命的族群品格。

  每一個村莊都有自己長長的故事,瑤光苗寨的風云變幻,就掩藏于六百年的冊頁間。

  ● 鏖戰河口闖新路 青山綠水慰英魂

  清水江,是一條流淌著紅色歷史的河流?,幑膺@片深情的土地,深深浸潤了紅色基因。

  “紅軍河口戰斗紀念碑”聳立在瑤光上寨古樹環護的小山頭上。1934年12月,節氣來到大雪時節,歷史的烽煙照亮了大山里沉寂的日子。

  紅軍長征進入貴州后,于1934年12月18日在黎平縣城召開了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中央紅軍長征途中第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會議采納了毛澤東同志提出“改向敵人力量薄弱的川黔邊區進軍,建立川黔革命根據地”的正確主張,從而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黎平會議開啟了紅軍長征走向勝利的序幕。

  為了保障黎平會議勝利召開,紅軍先頭部隊在12月14日攻占黎平縣城后即揮師錦屏,隨后在錦屏縣銅鼓(錦屏老縣城)和河口與守敵展開激戰,特別是河口戰斗,紅軍突破了烏下江和清水江天險,打了一場漂亮仗,殲敵兩百余人,并在瑤光建立了紅色革命政權“瑤光鎮蘇維埃政府”,徹底粉碎了敵人妄圖在錦屏拖住紅軍以待追兵趕到后對紅軍進行夾擊的陰謀,為黎平會議勝利召開掃清了障礙,疏通了紅軍西進貴州的重要通道,闖出了一條進軍遵義,通向陜北的新路。

  河口戰斗是紅軍長征在黔東南的一場經典之戰,紅軍河口戰斗的英雄氣概,在黔東南紅色革命的輝煌歷史上矗立了一座豐碑。

  1934年12月18日,紅軍先頭部隊兵分三路向瑤光寨腳的河口挺進。

  河口在瑤光寨腳清水江支流烏下江匯入清水江的當口,一渡兩江三上岸,東岸是清代木商姚百萬臨江砌筑的姚家坪,南面是縱深切割的河谷,西、北兩岸均為壁陡巖山?,幑庹湓谇逅?、烏下江之西的山腰上,地勢十分險要,兩面臨江,守可封鎖兩江,控制河口,退可隱身后山密林,兩條大江成了瑤光守敵的天然防線,易守難攻,是錦屏、黎平等黔東地區通往貴州腹地的咽喉之地。黔軍王家烈部杜肇華等第五團、第六團早已在河口烏下江西岸和清水江北岸設防,妄圖憑此天險將紅軍阻攔,以待后面追軍將紅軍夾擊。守敵將河口的木橋拆毀,并將河邊的木船、排筏和可以搭橋的各種木料全部收繳,在烏下江西岸和清水江北岸依托樹林和山巖峭壁構筑防御工事以作第一道防線,在瑤光寨腳密林間修筑雕堡和戰壕作第二道防線,架重機槍以控制紅軍必經的塘東坡,對整個河口形成密集的火力網。

  紅軍先頭部隊從塘東下到半坡,即遭到對面瑤光寨腳火力的阻擊,便在山凹處趕挖戰壕架炮與敵對打。守敵憑借堅固的碉堡和戰壕,有恃無恐,邊打邊叫罵。不久,紅軍后援部隊趕到,分兵兩路進攻,用山炮繼續向對面碉堡猛攻,轟坍碉堡,將敵陣火力壓下。同時組織力量從兩側樹林間潛下河口,占據姚家坪,攻擊對岸敵陣。由于敵軍占據有利地形,紅軍的進攻很困難。恰在這時,沿清水江北岸上來的紅九軍團小股先頭部隊趕到塘東對面的北斗坡,由高處側面向清水江北岸山腰和江對面瑤光的守敵進攻。紅軍力量大增,槍炮聲、喊殺聲震徹河谷,江面上硝煙彌漫,對岸敵陣的火力很快被打壓下去。不多時,烏下江西岸的守敵堅持不住,邊打邊往山上撤退。紅軍轉而猛攻清水江北岸的守敵,并搬來木材下河邊搭浮橋。戰士們不顧河水冰冷刺骨,跳下水里捆扎木頭。很快,一座簡易的浮橋建成,紅軍迅速從橋上通過追趕逃敵。山腰的守敵仍在抵抗,突然聽見敵人陣地里有人大喊:“不要打了,快跑,瑤光寨已經被占領了?!痹瓉?,趁山腰守敵與塘東半坡紅軍對打激烈時,紅一軍團另一部分從韶靄渡口渡過烏下江后,沿烏下江而下,從黨艾上山紆行到瑤光寨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瑤光寨拿下,然后如下山猛虎撲攻山腰守敵。山腰守敵見上下受敵,慌忙沿清水江向劍河縣南嘉方向潰逃。清水江北岸守敵見大勢已去,往后山彥洞方向逃竄。紅軍分小部隊渡清水江追趕上彥洞,大部隊沿清水江追趕至劍河縣南嘉堡。

  河口一戰,是中央紅軍進入貴州后的一場激烈戰斗。翻閱《長征日記》《綠色錦屏的紅色記憶》《紅軍長征過瑤光調查實錄》等紅色史料,字里行間,八十多年前紅軍長征中艱苦卓絕、英勇戰斗的歷史畫面,一幀一幀,鮮活如初。

  ● 綠色家園祭樹情 “天人合一”代代傳

  森林是山地民族、遷徙民族的藏身地,樹之福蔭,即為安身的福祉。在苗族神話傳說中,苗族最遠的始祖“妹榜妹留”由楓樹的樹心化育而來?,幑饷缂胰顺绨輻鳂?,以樹為魂,緣樹而居,村寨內外有古楓兩百余株。寨中存有七株三人合抱的巨楓,村人尊為“七公樹”,傳說是最先入住瑤光的七個祖先所栽?,幑獾拿恳恢旯艠浜竺?,都承載著族群的傳說和期許。村里有一個傳統節日“楓樹粑節”,即“苗年”,是瑤光人仰望樹梢的集體敘事,有來路的紀念,也是去路的指引。

  瑤光上寨寨頭“后百景”有一株巨楓,枝繁葉茂,樹下刊立于光緒五年(1879)的“合村保障”碑載:“其木跨石而生,龍盤直上。固一望而知地脈之鐘靈?!?村人奉為神樹,四時祀之不斷。每年農歷十一月交大雪后的第一個辰日是瑤光的“楓樹粑節”,人們要帶上糍粑等供品去祭楓樹,男女老少身著節日服裝,唱歌跳舞,祝禱四境平安,五谷豐登。

  苗族俗語說:前人不擺古,后人沒有譜?,幑狻皸鳂漪喂潯逼鋵嵕褪且徊啃蜗蠡倪w徙史和風俗志。據口碑傳,在六百多年前瑤光先祖入境時,為測此地是否適宜居住,姜姓頭人在后龍山倒插一棵楓樹,并祈禱“倒插的無根楓樹能成活便定居下來,不再遷徙”。神奇的楓樹開枝散葉成活了,于是遷入的苗家人越來越多。從此瑤光的祖祖輩輩都覺得古樹是神靈的化身,每年過“楓樹粑節”祭樹?,幑饷裰{唱道:“清江苗寨古瑤光,倒插楓樹建村莊,樹尖入土發枝丫,護佑后代得吉祥?!?/p>

  瑤光人深信,一草一木皆有靈性,一草一木都是人們生存發展的依靠,親樹、護樹、敬樹,與自然相依相存,生息與共,才會給人類帶來心靈的安寧。走向森林,守望樹木,青蔥了這個族群對樹木的基因記憶。

  2019年12月9日,農歷己亥年十一月十四日,為大雪后的第一個辰日,“瑤光‘楓樹粑節’暨紀念紅軍長征過苗鄉85周年”活動,在歡樂的蘆笙曲中拉開帷幕,人們身著節日盛裝,帶上祭祀用品,舉行祭樹活動。

  55歲的瑤光村民姜志炎,經過十多年的拜師學藝,從老輩人手里接過衣缽,成為祭樹儀式的主持人。他身穿長袍,從寨中古井邊出發,沿著石板街穿過楓樹林往寨頭走。他身后長長的隊伍,有敲鑼打鼓吹嗩吶的,有抬著祭品的,最亮眼的是身著盛裝、吹響蘆笙的青年男女,這個走向祭壇的儀式,仿佛一場民俗、服飾展示活動。

  瑤光“楓樹粑節”源自清代祭拜倒插楓樹的“巖神會”,后來演化為“牯臟節”。清朝初年,瑤光一帶苗族人開始“吃牯臟”,每五年舉行一次,祭祖、祭樹,斗牛、斗鳥、賽馬,禱求人丁興旺,五谷豐登。家家戶戶殺豬宰牛、打糍粑、捉田魚,迎請親友及周邊村寨的人前來共慶佳節,無論貧富,均以得客多為榮?;顒託v時3天,客人走時主家打發一塊牛肉回家?!俺躁襞K”禮儀繁復、耗資巨大,有“吃一年‘牯臟’,還十年賬”之說。后來,“楓樹粑節”取代了“牯臟節”。

  “楓樹粑節”這天,人們早起打糍粑、殺豬、祭祖,求豐收和平安。祭祖時在堂屋的神龕上豎立兩枝楓樹枝,每枝分3杈,每杈插上4個彩色的小糍粑。3杈共12個小糍粑,表示12個月,兩枝共24個,表示24個節氣。楓樹枝下端是一塊大糍粑。人們認為大糍粑底部的出現斑點和顏色變化,可以預兆來年年景:青表示風調雨順,紅則旱情偏多,藍是莊稼茂盛,黃者五谷豐收,白顯棉花高產,若是黑色,應防澇、防蟲。同時擺放一壇米酒和魚肉等佳肴。神龕兩邊懸掛著芭蕉葉,表示祖先的衣料。

  各家各戶祭祖后,象征族群經天法祖的祭樹儀式隆重登場。

  游龍般的隊伍來到古楓下,祭師張羅著,擺祭品,燃香燭,熱烈的鑼鼓、歡快的蘆笙和嗩吶都安靜下來,人們靜靜地仰望樹梢,感念先輩的辛勞與功德。

  古楓風骨奇崛,樹身上奔走的紋路,凝結著風雨滄桑,挺拔偉岸的身軀,頂天立地。清代光緒《黎平府志》載:“府屬瑤光后五里,一楓樹大數圍,枝干盤曲,夭矯如龍,經冬葉黃,如金不凋,春風初拂,一日內即落盡,次日發嫩葉純青色?!鄙衿娴墓适?,美妙的傳說,把一個族群對自然倫理和族群價值觀的傳衍,轉換成以壯筋骨的綠色遺產、文化遺產和精神遺產。文化尋根、培根的族群仰望,把一棵樹與一個族群的前世今生,牢牢地牽系在一起。

  “楓樹粑節”是瑤光風俗傳衍中的一環精神迷鏈,尊崇“萬物有靈”“天人合一”理念的苗族人,以熱愛自然、熱愛家園的情感和方式,度量自身與萬物的距離,從而守護內心的秩序。

  祭師唱起祭詞,代表全村男女老少致禮,感謝祖先篳路藍縷開辟家園,感恩“神樹”護佑平安。禮畢,鞭炮齊鳴,鑼鼓喧天,蘆笙高奏,一時間山回水映,整個村寨沉浸在祥和、莊嚴的氛圍里。

  一棵古樹,是站立著和生長著的村寨記憶,既撫慰了一個族群的顛沛流離,也見證了歷史。在這樣的日子里,身臨其境,體悟自然的榮枯和時光的消長,心獲安詳。那一刻,猶如重返時間的河流,關于土地、家園、親人、族群的念想,潮汐般涌上我的心頭。在一棵古樹下,被浮名虛利困擾了靈魂,無須去回答生命的意義追問,答案已悄然沉落心底。

  ● 陽雀記得千年樹 苗家不忘紅軍恩

  山寨四周古木森森,蔚然深秀。古楓樹下長長的石板街,無聲地延伸進吊腳木樓中。

  瑤光是紅軍長征革命史的一枚鮮活切片,筋脈凸現,紋理清晰。

  我在“楓樹粑節”晴暖的陽光里,走進瑤光紅軍長征毛澤東詩詞紀念館,尋訪紅軍故事。幾位老人坐在紀念館大門前的長木凳上,為前來參觀的人們唱民歌,其中一首《紅軍長征過瑤光》,已經在瑤光流傳了八十多年。

  甲戌年間亂紛紛,紅軍艱苦走長征。

  經過福建江西省,兩廣湖南到黎平。

  到了黎平分三路,三支三路走錦屏。

  一支朝著清江走,一支又把小河行。

  一支來到甘塘坳,一邊修路一邊行。

  來到河口打一仗,打死敵人兩百兵。

  三支會合瑤光寨,瑤光寨上鬧盈盈。

  紅軍住過苗家寨,情意留在苗家心……

  他們的歌聲里,激揚著用時光釀就的那種深情,質樸動人。雖然他們的歌喉已不再圓潤,甚至還有些嘶啞,但歌聲里濃濃的情義,深深的牽掛,讓我心里涌上一股溫暖的熱流。

  這首歌是用清水江流域“河邊腔”曲調演唱的,歌聲高亢激昂而又有流水般的韻味,尾音長、音波大、節奏慢,沉雄而舒展,婉轉動聽。這種曲調,是當地苗族人民在漫長的生產生活實踐中,長年累月與莽莽森林、高山峽谷、大河險灘打交道,從大自然領略和模仿奔騰澎湃的江水聲、山間瀑布激越的水流聲以及涓涓流淌的溪水聲,人與自然對話產生的天籟之音,常在山間獨唱或隔山隔河對唱,有“唱在高山,招來鳳凰,唱在江邊,喚醒龍王”之譽。這首歌從誕生之日起,瑤光人就年年唱。特別是從2001年開始,鄰近的韶靄、塘東、瑤光三個苗寨每年輪流在“嘗新節”“斗牛節”和“楓樹粑節”舉辦“紀念紅軍長征過苗鄉”民族文化活動,這首歌自然成為各村寨民歌隊必唱的曲目?;顒悠陂g,舉辦民歌會、文藝演出、斗牛等活動,來自青山界百里苗鄉的鄉親們,祭奠紅軍烈士,傳唱紅軍故事,共同緬懷紅軍精神,歌唱家鄉的滄桑巨變。

  這些年里,苗鄉紀念紅軍長征的歌會年年開,走進瑤光一帶的苗族村寨,只要一聊到紅軍,人們就會把“紅軍傳單”、“紅軍渡”“紅軍路”“紅軍林”“紅軍筷”“紅軍識字課本”“紅軍墓”等等這些發生在苗鄉的故事,一件件一樁樁“擺”出來。問他們何以這樣熟悉這些掌故,他們自豪地說,這是苗家人對紅軍的紀念。

  我走進紅軍長征毛澤東在瑤光居住過的李家大屋的廂房,仰望瑤光的那段高光時刻。

  1934年12月21日,中央領導所在的紅軍總部沿烏下江經八受、瑤里等村寨行進,下午到瑤光寨宿營。紅軍總部設在瑤光中寨的姜家大院里,周恩來、朱德等中央領導大多住在這里,而毛澤東則住在寨腳古樹旁李家大屋中的廂房。

  一條石板街由古樹叢中蜿蜒而上,經李家大屋門前連通山寨里的家家戶戶。李家大屋由正屋和左側的廂房組成,廂房前有一塊青石鑲鋪的曬坪,外緣圍以青石欄桿。正屋建于清道光時期,為四間三層重檐懸山頂木質結構樓房,由湖南邵陽匠人建造,具有典型的清水江木商文化建筑風格。廂房建于光緒年間。廂房經歷一百多年的風霜雨雪,仍散發出歲月沉淀的木頭清香。

  毛澤東居室還保留著當年的模樣,一床,一桌,一盞油燈,簡樸中氤氳著濃濃的歷史氣息。在這里,循著歷史脈絡,我真切地感受到中國革命宏大的歷史敘事,正經由族群記憶和民族民間文化的承載,浸潤人心。歲月深處,那些壯懷激烈的號角,還在雄奇曠遠的大山里回蕩。

  順著石板古街拾級而上,我來到“土司第”旁邊的節日文藝活動現場,舞臺邊的屏幕里正在播放由黔東南本土音樂人創作演唱的《紅軍住瑤光》MV,這首歌我在瑤光聽過多次,獨特的音樂形象,精心裁剪的生態山水、綠色村莊、古樸民居,與歌詞、旋律一樣,不枝不蔓,直奔主題。歌中唱道:

  家住苗族小村莊,村莊名字叫瑤光,紅軍隊伍打這過,毛委員住在我的木樓上。老木樓老木床,毛委員床前苦思量。我為委員研草藥,調理好腸胃去遠方。//松油點燈閃閃亮,戰士睡的多安詳,恢復體力攢足勁,長征路途還漫長。入冬時節天氣涼,千萬別忘添衣裳。編個斗笠送紅軍,她能伴你打勝仗。//晨霧彌漫清水江,奔騰不息向東方。紅軍集結要出發,撥開迷霧迎曙光。

  清風搖枝,歌聲纏綿?!凹t歌”喚醒了山村的記憶,人們沉醉在情意濃濃的歌聲里。一首首散發著泥土氣息的“紅歌”,山水化育,紅色鑄魂,承載的是歷史,凝聚的是精神,輝映在歷史的天空,回蕩在苗家人的心靈深處,像生命一樣化入了成長的記憶。

  而今硝煙已逝,當年戰斗最激烈的前沿陣地河口,已經淹沒在三板溪電站庫區的浩渺煙波下,歷史的畫卷卻定格在這片山水風物的傳說中,深深銘刻進苗家兒女對紅軍生生不息的思念里。



相關報道:

中共黔東南州委宣傳部直管網站 主辦:黔東南日報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 黔東南在線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黔ICP備11000571號

扑克K电子游艺 辽宁11选5助手 重庆快乐十分外挂软件下载 快播一本道观看 600095股票行 云南麻将辅助器 p3试机号码牛彩网 秒速牛牛全天计划免费 悟空理财 上海的时时乐中奖号码 聚宝盆平特一肖历史 下载贵阳麻将 宁夏11选5遗漏 广西11选5玩法 山西11选5玩法及奖金 十一运夺金 11选5 闲来陕西麻将正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