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村莊的百年秘史

發布時間: 2020-03-02   作者: 張維軍   來源: 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 王槐雪

 

  

  

  馮其庸在考察陳圓圓墓 (陳圓圓墓發現時原貌)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滕紹箴在考察吳三桂墓

  一

  十五歲那年,吳永鵬的叔叔吳名壽在他心中硬生生地塞進了一個天大的秘密。

  那天晚上,月亮深藏在厚厚的云層里,夜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寨子靜得可怕,只有田野里時斷時續傳出的幾處低弱的蛙鳴。在外做木匠摸黑回來的叔叔吳名壽推開了吳永鵬家的門,“永鵬,你跟我出來下,有話說!”

  “你——跪——下——”當叔叔引他走進堂屋的時候,在他身后發出了緩慢低沉的聲音,仿佛就是命令。

  “今天,第九世秘傳人吳名壽報告太公太婆,吳家歷史傳承后繼有人了。吳永鵬長相最像太公,高大勇武,頭腦靈活,又有文化,對人對事忠誠,我考察得清楚明白,請求太公太婆允許,今天將我吳家的秘密全部口傳心授給他?!?/p>

  吳名壽報告完畢,向神龕上的吳氏祖宗一陣磕頭作揖,然后起身坐在八仙桌一側,對跪在地上的吳永鵬開門見山說:“我們吳氏家族的歷史,不像外人那樣用家譜來記載,我們不能動用半點筆墨,只能用口傳心記,吳氏家史,涉及到吳家全族老少的身家性命、名譽聲望和未竟大業,來不得半點大意,你務必要承擔起這個責任?!?/p>

  “叔叔,我——”那時候,吳永鵬一門心思想要出去當兵,對家族的事不感興趣,想要爭辯幾句。叔叔已經在八仙桌上的一排茶杯里斟上了熱茶,在堂屋和院壩里燃香燒紙?!跋騾抢咸?、陳太婆和蒼天發誓吧”,叔叔說,“別的就不要再說了!”

  吳永鵬不敢再說什么,按照指引,跪著向吳氏延陵堂上的列祖列宗起誓說:“我志愿繼承吳氏宗業,為吳家盡忠效勞,臥薪嘗膽;終身銘記家族秘密,誓死守口如瓶,將吳家未竟事業發揚光大!”

  叔叔吳名壽朝他點點頭,古板嚴厲的面顏稍顯柔和,重新端坐在吳永鵬面前的八仙桌右側說:“永鵬啊,叔叔年紀大了,說不定哪天就不在了,叔叔有一件天大的事還沒交代,這關系到我們吳門幾千人口的身家性命和先人的名譽聲望,你是我從小看大的,我相信我眼睛沒有看錯,這事就交割給你了。叔叔有一手做木匠的好手藝,許多人都想拜師學藝,我都沒答應,現在我一并傳承給你安身立命,望你把家族的事業做好?!?/p>

  永鵬被叔叔突如其來的神秘言行搞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云里霧里之際,叔叔再次向他面授機宜,將心里隱藏了幾十年的家族秘密深沉而遲緩地道出來——

  “我們的太公是吳三桂,太婆是陳圓圓——當初太公與康熙皇帝爭奪天下失敗,殘暴的康熙下令殺了他的親姑父吳應熊全家,還不肯善罷甘休,下令要清洗我們吳門,要誅滅我們九族,把我們吳家斬草除根。生死關頭,陳老太婆大恩大義,在馬寶將軍的保護下攜帶我們吳家的‘根根’逃到馬家寨來,隱姓埋名直到現在?!?/p>

  發完誓,吳名壽再次起身拉起吳永鵬,來到正屋里的火坑邊,慢慢詳細擺起馬家寨特殊的地名意義,馬家寨墓地的碑文密碼……

  二

  民國年間,有一年大旱,田土開裂,眼看禾苗枯焦。馬家寨附近男女老少一齊上陣搶水灌田保苗,到處爭得扯皮打架。

  馬家寨對面胡家鋪胡氏婦女,與馬家寨吳氏婦女爭水互不相讓,吵了起來?!澳銉词裁磧?霧眼狗,不認人了?當初沒有我家祖祖保你家祖祖來馬家寨落草,哪還有你們今天的神氣?”胡氏罵道。

  “誰稀罕你家祖祖保護了,還不就是個當差提鞋子的?”吳氏也不甘示弱,回敬道。

  “咦!還好意思說?誰不知道你家祖祖那點底細,說出來丟人現眼,漢奸!賣國賊!”胡氏不依不饒。

  “你有本事,你給老子等著!”吳氏一聽這番罵,氣不打一處來,掉轉身就跑回馬家寨去。不久,吳氏帶著十幾號人從馬家寨涌出來,走到她剛才與人爭執的水溝邊,看到胡氏還在那里。

  “你剛在罵哪樣?再罵一遍?!”人群中有人擠上前來對著胡氏吼道?!傲R了怎的?吳三桂就是個大漢奸,陳圓圓就是個妓女——”

  “嘭!”還沒等胡氏罵完,只見吳家人揚起手中的鋤頭朝著胡氏的頭上就是重重一擊,當場將她打倒在地。從此,馬家寨一帶再也無人敢當著吳家人的面說吳三桂陳圓圓的壞話了。

  一天,王寶寨有個年輕人從馬家寨門口過路,天熱口渴,進寨討水喝。一位八十多歲的婆婆舀水給他喝下后,隨口問他的姓名。他說他叫“吳山貴”。話才說出口,老太婆火冒三丈,順手操起灶門邊的竹火筒就朝他的頭上狠狠打去,邊打邊罵道:“背時砍老殼不識好歹的東西,我好心好意招待你,你還反過來挖苦我。我的祖祖叫吳三桂,你也叫‘吳三桂’?!?/p>

  這事驚動了歲進士吳勛宣,他跑來查看動靜,當即叫年輕人下跪認錯,勒令他把名字改成“吳寶寶”,要他當場寫下保證書,答應今后永不得再叫“吳山貴”,才放他走人。此后,吳山貴一直改名叫吳寶寶,直至一九八一年去世。

  馬家寨人最忌諱別人說他們是馬和尚的后代,為這事也曾經鬧出過人命。叔叔吳名壽告訴吳永鵬,這里面是有原因的。馬家寨是在馬寶將軍的主持下建起來的,當初為了對外遮人耳目,同時也為了紀念馬寶將軍,感謝他護佑陳老太婆及吳氏一家來馬家寨隱蔽的功德,才將寨子起名叫馬家寨,其實寨子里住著的,一直都是吳家的子孫后代。

  世人認為三桂公只有一個兒子吳應熊,吳名壽說,其實他還有一個兒子叫吳應麒,正史里認為吳應麒是三桂公的侄子,這正是三桂公的高明之處,他早知道皇太極將吳應熊招為額附是多爾袞的一個陰謀,就是將他作為人質來監控三桂公的。三桂公當總兵鎮守山海關時,在外悄悄納了一個小妾楊氏,并生下了吳應麒。不久楊氏病逝,三桂公懼怕彪悍的正妻張氏,不敢將吳應麒送回家,只好將他交由大哥吳三鳳撫養。吳三鳳死后,八九歲的吳應麒被送回昆明陳圓圓身邊。陳圓圓一生沒有生育,一見吳應麒就十分喜愛,視為己出,時時帶在身邊精心教養,后來長成像三桂公一樣威武雄壯的將軍,在吳家起兵反清的戰斗中盡顯英雄本色,揮兵作戰勢如破竹,令清軍聞風喪膽??墒沁@一切,三桂公一直將清廷蒙在鼓里,朝廷也一直不知道三桂公還有這樣一個兒子。吳應麒,就是馬家寨今天三千余號吳家子孫共同的二世祖。

  馬家寨過去流傳著各種各樣奇特的風俗,吳永鵬一直不知道其中隱含著什么,只是從小到大跟著大人們過,除了感受到其中的熱鬧外,他什么都不懂得。比如每年的農歷三月三,馬家寨家家戶戶都要殺豬宰羊,男女老少穿上新衣新褲,燃放鞭炮,熱熱鬧鬧像過大年一樣。叔叔告訴他,這一天,是三桂公在湖南衡州稱帝的日子,這天清早,馬家寨男男女女組織起來,扛著鋤頭鐮刀,來到田土埂上鏟除青草,叔叔吳名壽告訴他說,這里也有深意,即是“鏟除清朝”。每年除夕,馬家寨人在堂屋里的神龕上要插上三枝桂花枝,八仙桌上要擺上幾個圓圓粑,供全家老小祭拜,直到正月十五元宵節才撤除,這些其實是表示吳家子孫對吳三桂和陳圓圓的敬奉和紀念。大年三十夜,家家戶戶的主人還要在火坑里倒入糠殼和牛屎,名為“燒屎糠”,意為“燒死康熙”。新年初一,主人起床,在火坑邊要大喊三聲:“快起來了,快起來了,糠滅了!”意思是“康熙被消滅了,吳家就要起來重坐天下了?!秉S鱔肉很好吃,但馬家寨人都不吃,傳說吳三桂是火龍星,火龍星是黃鱔變的,吃黃鱔肉就是吃吳三桂的本命肉。舊時當地接媳嫁女,都興轎子抬,馬寨人只請外人抬轎,說自己是皇親國戚,身份高貴,哪有給平民百姓抬轎的理。

  在馬家寨附近,除了馬家寨,還有許多奇特地名,至今仍然在沿用,比如三桂坡、三桂洞、圓圓橋、襄子家、馬家梁、皇傘坡、練兵場、血淌坳、龍家擋、石家擋、戴家擋、巖下等,都與吳三桂陳圓圓當年的事件直接關聯,比如三桂坡、三桂洞、襄子家、馬家梁這些地名是為了紀念吳氏祖先和馬寶將軍起的名字,龍家擋、石家擋、戴家擋是當初護衛陳圓圓來馬家寨隱蔽的衛兵建立的寨子,巖下是追兵建立的寨子,這里面有著許多驚心動魄的故事至今仍在當地流傳。

  吳名壽反復提醒吳永鵬千萬要銘記住馬家寨最核心的機密。位于馬家寨兩側的吳氏墓群,男左女右,按性別分葬,是一種至高無上的皇族傳統,有一種皇陵氣象。在這兩處的墓地里,吳家所有致命的東西都被吳氏巧妙地設成密碼,雕刻在了幾位祖先的墓碑上,要是沒有秘傳人的點破,即使你是神仙下凡,也看不明白深藏在其中的玄機。比如繡球凸上葬于清朝雍正六年(1728年)的“聶氏”墓,平常人一看以為里面躺著的是一位姓聶的女人,其實這個“聶”字就是一個隱晦的密碼。有文字專家專門考證過,在那時,中國所有的字典里都找不到這個簡化的“聶”字。吳名壽告訴吳永鵬說,“聶”字是吳家人自己造的,它不是字,而是一個密碼符號,表示陳圓圓小時有兩姓,一則姓“邢”,一則姓“陳”,兩姓都有“耳”,即是“雙耳”,“雙”的繁體字有兩個像“佳”的字,“佳佳”即是“圓圓”,整個“聶”字指的就是“陳圓圓”。

  馬家寨男性墓地里,也有兩座密碼墓。一座是馬家寨吳氏二世祖吳啟華的墓,吳永鵬后來說,馬家寨吳家最大的危險就在這里。吳應麒,小名麒麟,號昌華,參照吳氏字輩“應啟世大朝廷”,“啟”“麒”音似,在隱蔽時,吳應麒于是將名字改成了“吳啟華”。吳啟華墓聯上聯“隱姓于斯上承一代統緒”,下聯“藏身在此下衍百年箕裘”,更是表明了吳家隱姓埋名在馬家寨的最終目的。吳應麒的墓聯表明兩層意思,一是吳家到此是為了隱姓埋名安全藏身,二是告誡子孫要繼承先人的遺志,臥薪嘗膽,東山再起?!八詤菓璧谋拿孛茉谌魏螘r候都不好說得,說出來也是要滅九族的”?!皯獑⑹来蟪?,仕宗勛名,永能興國,繼可裕坤”十八個字輩,聯起來意思是說,要啟迪子孫發奮讀書大膽去朝廷做官,為了世代宗族的利益,要努力建立功勛,振作聲名,才能永遠興旺發達,記住這個道理就可以富裕后裔,駕馭乾坤。

  為了感謝馬寶將軍的護佑大恩,馬家寨吳氏子孫竟然打破家族的禁忌,在馬寶死后,將其衣冠冢葬于吳氏眾祖墳墓的中心位置,在其墓碑上雕刻對聯“重壘土塋人祖即己祖”“復修石臺若翁如吾翁”,以示特別的紀念。吳名壽說,吳家反清在湖南失敗后,馬寶將軍奉命離開龍鰲里,繼續在貴州和云南指揮吳軍與清軍作戰,最后在云南受俘,誓死不降,被清廷押送北京凌遲處死,始終沒有透露出賣陳圓圓及吳氏子孫藏身的秘密。

  三

  吳永鵬的心里始終深藏著那個巨大而可怕的秘密,生怕一有差池,便會鬧出大事。隨著時日增長,仿佛內心的秘密也在生長似的,有好幾陣子,當馬家寨的各種傳聞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他內心的秘密幾欲鼓脹爆炸。但一想到叔叔那夜的秘傳情景和自己所發的毒誓,又咬牙忍住了,這種孤獨忍受的漫長折磨,是沒有人能夠體會得到其中的痛苦滋味的。原以為馬家寨吳家的事,在叔叔吳名壽逝去后,這天底下就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了,可是令吳永鵬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吳家死守了兩百多年的秘密竟然在一夜之間全部被人捅了出來。

  二十多年前的一個晚上,在縣城做事的吳永鵬有事回到馬家寨,睡到清晨天才刷粉亮,突然就聽見寨里有人篩鑼大喊:“不好了呢——快起來呢——陳老太婆墳墓遭人挖了呢——”一串串鑼響,一聲聲大喊,越寨穿山,驚天動地,劃破黎明前的黑暗。寨子頓時涌起一陣騷亂,“嘎嘎”“咣當”四處傳出一陣混響,男女老少哭喊吼叫著,像呼嘯的山風朝著繡球凸上席卷而去。

  吳永鵬一聽到這個消息,頭腦“嗡”的一聲響,整個人像是著了火似的憤怒和恐懼。他一路想著,一路氣喘吁吁地爬到陳老太婆的墓地,看到“聶氏”墓全完了,朽爛的棺木和零亂的白骨散落一地,全族老少跪地慟哭,如喪考妣。

  “一定是出了家賊,我看吳永松家肯定有鬼,要綁來千刀萬剮!”人群中有人氣憤地大聲喊叫?!跋劝涯莻€寫報道的記者抓來”,人群中有人鉆出來說,“就是前個月,有個縣里下來的記者,天天在寨子里旋,吃住在吳永松家,聽說打聽到我們吳家的一些內部消息,寫出來在報紙上發了,將我們吳家的事搞得臭名遠揚——必須把這個記者和家賊抓來!”

  在當地,尤其在過去,被人操了祖墳,那是生死大忌,必然引起深仇大恨,馬家寨人又怎能善罷甘休。吳永鵬雖然也是滿腔憤怒,但他心下開始狐疑,除了他,馬有寨還有誰知道吳家的詳細內情呢? “這事不能怪在記者頭上,也不能怪人家吳永松,他們也是奉命行事,要怪就怪那千刀萬剮的盜墓賊,趕緊報警和處理陳老太婆的后事才是道理?!庇腥苏境鰜碚f了這番話,壓住了全場,人群中雖然有人還在極力反對,但激昂的情緒還是慢慢有所緩和。

  經過公安機關四處調查,馬家寨“聶氏”墓被盜一案沒有得出任何結果。那些年,當地盜墓活動十分猖獗,一些名人墓更是在劫難逃。吳家再強勢也拿這些來無蹤去無影的盜墓賊沒有絲毫辦法。后來,馬家寨便推舉德高望重的吳永祥老人主持大事,全族湊錢買了一口上好的楠木棺材,裝殮了陳老太婆的遺骨,吳家老少三千余口到場,重新厚葬了他們的陳老太婆,吳家還參照原碑打了一方高大的墓碑安上。事后吳永祥老人向族人感慨說:“我們的陳老太婆真不愧是絕世佳人,三十六顆牙齒還在,潔白如銀,骨骼修長清奇,我們從未看見過這種景象?!?/p>

  盜墓發生后,吳永松被吳家視為大逆不道的內賊,被馬家寨人唾罵鄙棄,直到老人辭世也沒有得到族人的原諒。而那名草根記者,聽說馬家寨人對他恨之入骨,嚇得幾年都不敢去馬家寨露面。吳永鵬這才明白過來,原來吳三桂和陳圓圓被馬家寨人視為一世祖,二世祖是吳應麒,發展到吳應麒的兩個孫子吳大經和吳大純時,吳家人口迅速興旺起來。此時離吳三桂陳圓圓已經年代久遠,一些事情開始記憶模糊,但清廷對吳家追殺風聲未息,吳家怕天長日久子孫數典忘祖,意志消沉,又擔心子孫后代安危,于是便一直將單獨口授心傳的秘傳方式,改為在兩房(大房和二房)中各自單線秘傳,兩房互不知情。傳至第十世,剛好吳永松是二房的秘傳人,吳永鵬是大房的秘傳人。

  四

  二0一0年五六月間,貴州遇到數十年罕見的特大干旱,在火熱的空氣中,云南,上海,江蘇,貴州貴定、銅仁、天柱,甚至國外的日本,都掀起一股哄搶“陳圓圓”的熱潮。

  此時,二房秘傳人吳永松已經過世,北京專家來到馬家寨考察陳圓圓吳三桂史跡,當地文化部門提供了許多資料,又實地帶領去察看了馬家寨的所有遺跡,專家們只是覺得這地方很有意思,但找不到什么可信的人證和物證。

  “聽說馬家寨有什么家史秘傳人,有這回事?”專家問。

  文化部門找來幾位老人,他們都聲稱自己是秘傳人。你一言我一語,各講一套,牛頭不對馬嘴,聽得專家一頭霧水,大失所望。此時寨里有知情人悄悄對專家說:“馬家寨哪來這么多秘傳人,有些老人認為這里面有什么好處,就出來冒充,你們去問吳永鵬,看他肯講不?!敝鴧悄芟闪ⅠR開車趕到縣城,把早已在城里安家落戶的吳永鵬請回馬家寨來。

  “要我說也沒有什么好說的,說了對我后人也不利——雖然這股風已被別人敞出去了?!眳怯砾i眼角斜視著,在專家們的臉上暗暗橫掃了一遍,帶著神秘尷尬的神情微笑著。

  “老吳家的人,我在百家講壇上已經說了,還專門寫了《吳三桂大傳》,他不是什么漢奸,他是一位影響改朝換代的歷史人物,以前對他的看法那是歷史局限造成的。陳圓圓國色天香,早年的命運和是非曲直,也不是她主觀造成的。這兩個人物,影響了中國歷史,影響了改朝換代,清楚認識和評價他們早已不是您吳家一家的小事,而是中國歷史大事?,F在共產黨講的是實事求是,改革開放幾十年了,思想都解放了,到處都在爭吳三桂陳圓圓,造成很大混亂,這是對歷史不負責任。老吳您有責任站出來說話,把歷史事實澄清,還歷史一個真相,為歷史建功,為吳家謀福,兩全其美,望老吳您放下包袱,相信我們,敞開胸懷,把你知道的吳家秘密擺出來?!眹仪迨肪幾胛瘑T會人物傳記組專家李治亭耐心地勸導說。

  “您是——您,您是——是李老師?!我手頭就收藏有一本《吳三桂大傳》,我不是在做夢吧?這本書我贊同,不像別的書丑化我們太公太婆,令人氣憤?!眳怯砾i突然起身,顫巍巍的一陣激動,邁步走向李治亭,緊緊抓起他的手許久不肯松開。死守吳家秘密六十多年后,吳永鵬內心深處的“黑匣子”像被一把無形的鑰匙突然打開似的,那些從未見過陽光的秘密順著他的喉嚨紛紛滑了出來。

  聽完吳永鵬的講述,北京專家像撿了一地金子,幾位老專家異常興奮。八十一歲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滕紹箴首先從座位上蹦了起來,在地上輕快地打了幾趟太極拳,舒松自己坐僵了的身體?!斑@次真是不虛此行,不來馬家寨我們將會終身后悔!我們研究了大半輩子明清史,一直沒有搞清楚吳三桂陳圓圓的下落結局,今天算是圓滿了。對馬家寨吳氏口述秘史和歷史遺跡的研究,將填補中國清史研究的空白!”滕紹箴對隨行記者的鏡頭興奮地宣布。

  二0一二年,北京清史專家對馬家寨的研究成果紛紛出爐,在《中國社會科學》《云南師范大學學報》《貴州社會科學》等權威學術刊物發表,岳麓書社出版了滕紹箴的研究專著《陳圓圓后傳》,這是中國學術界第一次向全社會公開承認馬家寨陳圓圓史跡的真實性。當年五月,全國三十余名清史專家代表云集古思州,參與首屆陳圓圓吳三桂史跡研討會,得出馬家寨吳氏是吳三桂后裔、馬家寨“聶氏”墓就是陳圓圓墓、馬家寨“碩甫”墓基本可以認定是吳三桂墓等學術結論。

  二0一四年初秋,馬家寨里來了一位名人,是著名作家葉辛。他本來是接受邀請去梵凈山采風的,來到銅仁,便聽友人說起陳圓圓墓地在馬家寨,相隔不過幾十公里路程,便執意婉拒采風之請,悄悄來到馬家寨。那天本來天氣晴好,萬里無云,可他剛剛踏上馬家寨的土地,天氣突然就變了,天空纏纏綿綿下起了雨絲。葉辛見到吳永鵬后,深深陷入沉思,久不作聲。他請求吳永鵬帶路上山,撐著傘在獅子山繡球凸上找到陳圓圓墓,默默拜謁。葉辛在貴州當過知青,對于貴州的事情,他特別關注。他說他其實很早就聽說過陳圓圓在馬家寨的傳聞,當時只是覺得很有趣,于是寫下了這個民間傳說在上海新民晚報連續刊載。誰曾想,著名導演謝晉看到文章后,情不自禁拍手大呼:“這是天下奇聞”,并拿著文章跑到葉辛家中要求將這段故事改寫成劇本,打算拍成電影搬上熒幕,還迫不及待地催促了葉辛好幾次。只可惜,當葉辛拿著劇本打算交給謝晉時,卻聽聞謝晉突然意外去世的消息。在馬家寨,葉辛與秘傳人講起這段故事時,還在黯然神傷,唏噓嘆息,感覺這是一樁曠世遺憾。

  葉辛走后,馬家寨上空天又變晴,在場的人無不感慨,佳人才子,知音相逢,天地動容。第二年春天,葉辛給吳永鵬寄來他平生創作的第一部歷史小說——《圓圓魂》,這是一位中國作家藝術再現陳圓圓魂歸馬家寨的天下奇聞。



相關報道:

中共黔東南州委宣傳部直管網站 主辦:黔東南日報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 黔東南在線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黔ICP備11000571號

扑克K电子游艺 韩国a片有哪些 重庆麻将规则公式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遇乐吧棋牌娱乐 七星彩论坛 优乐·江西麻将 安徽十一选五号码遗漏统计 广东26选5 甘肃新11选5前3直选 幸运赛车技巧 国际官方棋牌下载中心 李逵劈鱼有什么技巧吗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幸运3D安卓下载 2011-2012cba比赛比分 5月29日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