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蒙之美不再朦朧

發布時間: 2019-11-26   作者: 楊秀廷   來源: 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 王槐雪

 

  

  黃花帶露,紅葉隨風。青山界上,天高地闊。立冬時節,我們帶著窖藏經年的思念,重返美蒙。

  走進美蒙,隔著十五年光陰的距離,我忽然想到一個詞——新變。

  一

  一路陽光,一路微風。我們遇上了青山界初冬時節難得的晴好天氣,淺淺的陽光在青山界上暖暖流淌。從錦屏縣城驅車兩個多小時,九十公里的山重水復,用另一種方式重新丈量了曾經的一段心路歷程。

  2004年的仲秋,我受北京一位愛心人士的委托,前往美蒙看望兩個受助學生。我早早從錦屏縣城乘船逆清水江而上,趕了四十五公里的水路,在清水江和烏下江交匯處的河口下船,然后徒步上瑤光苗寨,沿著深山古道往青山界的余脈攀登,再經過白泥坳寨,到培尾村時已是薄暮十分。當我走到裕和苗寨,濃濃的夜色淹沒了我的身影。一位老人指著遠處迷蒙稀疏的燈火告訴我:“美蒙就在那里。對面喊得見,見面要半天?!币顾拊:偷哪莻€晚上,美蒙像一道謎,讓我猜測了半宿。第二天,我在濛濛秋雨中向美蒙跋涉,先從裕和村往下走,一直走到山谷谷底,再走上古木森森、山路彎彎的青龍嶺。那場雨其實不大,但我消耗在路上的時間,足以讓雨水浸濕我的行囊和衣服,也浸濕了我的美蒙記憶。

  我們這次趕往大山里的美蒙侗寨,驅車翻越青山界,然后從青山界上乘風而來。在我身后,十五年的時空距離和遙想,已經被一雙神奇的妙手悄悄折疊起來了。

  同行的楊才應老師,也是暌違這個山村十四年了。

  還在2005年的時候,楊老師在錦屏縣特殊教育學校工作,既是學生文化知識的授課者,還是帶領學生學習石刻等技能的專業老師,同時擔任義務宿管員和炊事員,他的敬業和愛心,讓那些遠離家人的孩子對他心生依戀。學校放假了,只有美蒙村一個楊姓的聾啞男孩沒有家人來接,這個孩子的父母都在外省務工,家里只有爺爺和奶奶。當時美蒙還不通電話,不通公路,楊老師主動提出送這個孩子回家。那一趟路途,他們坐了70多公里客車,下車后,翻山越澗,緊趕慢趕,還是應了那句老話——“哪里黑哪里歇”,在裕和住了一夜后,第二天才走到美蒙。

  美蒙,別來可無恙?

  一到美蒙才發現,村寨的變化出乎我們的想象。

  通村公路有兩個出口,一頭過干田塝組通往青山界,與通達劍河縣南嘉鎮、黎平縣平寨鄉的路網連接,一頭下溪邊組,出山谷后連接省道311,形成了四通八達的交通路網。村寨里建起來一個文體活動廣場,廣場的里邊,矗立著一棟三間兩層木質的村衛生室和一棟三間兩層磚混結構的村辦公樓,廣場外側的一棟閑置小木樓已經成為駐村工作組的食堂,廣場的兩端則圍著整齊的宣傳欄。村里的3處人飲工程,讓村民過上了“喝水不用擔”的日子。在沿著村道伸進家家戶戶房前屋后的太陽能路燈,一盞盞燈籠上都印著篆體的三個字“美蒙村”,古拙而厚樸。

  美蒙是錦屏縣一個邊遠的深度貧困村,全村108戶420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68戶283人,2014年至2018年脫貧26戶130人,未脫貧42戶153人,2019年初貧困發生率為41.24%,是錦屏縣貧困發生率最高的村寨之一。村里的勞動力本來就不多,但常年有110多人在外面務工。而今,這個村寨,曾經在貧困的慣性中滑行的日子已經遠去,美蒙正在發生前無古人的新變。

  我們走寨串戶,美蒙的變化讓我們驚喜,更讓我們心情為之一振的是,美蒙村有了扶貧產業,“三變資金”入股飛地公司、東西部扶貧協作富陽對口幫扶“探索三變”投資項目、稻田養魚、生豬養殖、養牛補助等。其中,“三變資金”入股飛地公司覆蓋貧困戶52戶202人;東西部扶貧協作富陽對口幫扶“探索三變”投資項目覆蓋貧困戶16戶81人;稻田養魚1260斤,覆蓋貧困戶4戶42人;生豬養殖42頭,覆蓋貧困戶9戶42人;養牛補助9頭,覆蓋貧困戶9戶45人;魔芋種植21畝,覆蓋貧困戶21戶102人。這些數據,是有溫度的,這種溫度孵化了美蒙人的脫貧夢想。

  在溪邊組,我們走進村民楊明清的家里,和他們聊家常,他的妻子王秀琴是從貴陽市花溪區金竹鎮的一個布依族山寨嫁過來的,說到村寨的變化,王秀琴說:“最大的變化就是交通條件好了。30年前,我從花溪金竹鎮來這里,在路上就花了四天,好多年了,講到回娘家我就害怕?,F在好了,今年春天我女兒出嫁,我的娘家人只用要一天時間就到我這里了。這個變化太大了,像是做夢一樣?!?/p>

  聽她這樣一講,我不禁又回想起初到美蒙的經歷,聯系起今天的所見所聞,真是恍若隔世。

  二

  美蒙原稱“木翁”,意為“被樹木遮蔽的村寨”。村子坐落在青山界支脈青龍嶺大山上的“觀音形”,海拔850米。寨后古木繁茂,山色蒼蒼。寨前的山脊上,一排參天古楓順著山脈的起伏,構成一道擎天的綠色屏障。天晴的日子,站在這里向裕和苗寨眺望,對面的木樓、菜地甚至山徑上的行人都歷歷可數,好像一探手,就能觸摸到裕和寨邊“關口”古樹上的枝葉??墒?,一條叫做“龍塘”的山溪,從海拔1300多米的山界上很勁向下一劈,美蒙就被隔在了大山上,被大山高高地舉著,讓綠樹濃濃地簇擁著,愈顯出靜美中的孤獨和僻遠。在公路修通之前,村民們生產生活中的許多不便由此可想而知。

  美蒙是青山界百里苗鄉中的少數幾個侗寨之一,村民自稱“偢家”(生活在湘黔桂交界地區能同時用苗語、侗語和漢語進行交流的族群),生活習俗與當地苗族有明顯的區別。他們行“偢家”禮節,唱“偢家”歌,只與“偢家”通婚,哪怕路程再遠,是青山界社區中的一個文化另類和“孤島”。美蒙居住有張、楊、龍三姓人。清乾隆年間張姓人從亮江流域的大同村來此地謀生,后回去邀約穩江的楊姓親戚,穩江楊姓又邀來龍靄的龍姓親戚。張姓祖先遷來時,此地原居住人群已遷往他鄉,田地荒蕪。清代至民國,美蒙曾與相距七八里遠的培隴、九丟兩個苗寨合為一個行政村,1957年單獨立村。歷史上,美蒙因山多田少,生產生活條件差,所生產的糧食難以自給。遠去的那些美蒙故事,不堪回首的是人們對自然特別是生存環境的無奈順服。

  人類學家克利福德·格爾茲在《文化的解釋》中說:“文化是一種通過符號在歷史上代代相傳的意義模式,它將傳承的觀念表現于象征的形式之中,通過文化的符號體系,人與人得以相互溝通、綿延傳續,并發展出對人生的知識及對生命的態度?!比谶M美蒙人骨血里的“偢文化”,不僅僅是符號和儀式,已經成為他們的身份象征,心行的根柢。在美蒙人心中,亮江河畔的故鄉才是他們永遠的家鄉,美蒙只是族群遷徙的臨時棲身地,他們總在等待有一天回到故鄉去。美蒙老人去世,得殺豬宰牛給他(她),用一根繩子一頭拴豬牛腳,另一頭則拴連死者的手(男左女右),并交代他們將所得豬牛往老家方向趕去。產生這種族群文化心理,是否與美蒙以前比較惡劣的生存環境有關,是一個值得探究的人類文化學命題。

  上世紀七十年代以前,錦屏、黎平一帶“偢家”村寨實行“近拒遠交”的婚姻制度,只與“偢里”中的錦屏縣美蒙、岑梧、九佑、中仰、高表和黎平縣烏勒、烏山、岑堆、卑嗲等“偢家”通婚。因各“偢家”村寨間相距多為數十里,年輕后生找姑娘“玩山”均得包飯,到姑娘村寨后,男女青年互相以歌傳情,往往一次集體交往即七八天,后生受到女方合寨的熱情款待。以前,“偢家”生活的村寨,生計都比較困難,所以“偢家”婚俗中,聘禮必須有六斤鹽。因路途遙遠,山高林密,常有虎豹出沒,新娘出嫁得有男子持刀槍護送。美蒙張姓人家農歷十一月“過冬節”,備糍粑、腌魚、干菜等祭品,祭桌旁還得掛有籮筐、扁擔等挑具,祭者默念祖先遷徙的艱辛歷程,祭祖時再現祖先遷徙時的情景。

  美蒙村后的唱歌坪是青山界四十八寨古歌場,一年一度的青山界“四十八苗寨土王歌會”是錦屏、劍河、黎平三縣青年男女的相聚之日,百里苗鄉的人們穿上節日盛裝,從四面八方趕到青山界唱歌坪和白巖塘天池邊,對歌、斗牛、斗鳥、賽蘆笙,以歌會友,以歌傳情。作為距離歌場最近的村寨,天性喜歡唱歌的美蒙人,心里藏著一個秘密:近二十年來,青山界歌場迎來了復興之勢,看到鄰近的幾個村寨分別輪值在古歌場上承辦了一屆又一屆歌會,美蒙人也坐不住了,他們正在謀劃著,明年的春節在村里辦一次民族歌會,邀請周邊村寨的鄉親來唱歌、斗牛娛樂。

  當晚的“院壩會”上,我們感受到了“偢家”歌謠的魅力。

  院壩會的主題是“感恩”,“懂得感恩的人是有福的”的主題發言引發了大家的共鳴,圍桌而坐的四五十人,一邊喝茶嗑瓜子,一邊講身邊事聊村寨的發展。山高月小,茶熱心暖。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講村寨新中國成立以來的變化,改革開放帶來的新氣象,打工潮的新故事,特別是縣脫貧攻堅駐村工作組進村后的變化……

  一位老人指著場壩邊的宣傳欄說:“三十多年前,縣里的一位副縣長到我們村來看農業生產,那是到我們美蒙最大的‘官’,大家很高興,派兩個年輕人跑到對面的裕和買鞭炮來放?,F在,我們美蒙是‘窮在深山有遠親’。這宣傳欄上,有州委書記、州長今年到我們村指導工作的照片,縣委書記、縣長今年已經來了好多回。有黨的好政策和各級領導的關心,我們美蒙人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崩先说囊环?,贏得了一陣掌聲。

  那些講述者,有的語調舒緩,有的興奮熱烈,話語間流動著真摯的情懷和對這片家園濃濃的熱愛,一次對家園的深情凝視,開啟了他們心間的一道情感閘門。氣氛熱鬧起來,幾位年輕婦女唱起了“偢家”“屋歌”:

  以前走的茅草路,現在公路進山村。

  公路修得真是好,水泥硬化一展平。

  村寨建設在發展,一年更比一年行。

  今天農村大變樣,個個小村亮路燈。

  各級領導來幫扶,脫貧攻堅真用心。

  黨的富民政策好,唱首歌來表心情……

  歌聲悠悠,晚風輕輕,純樸而熱情的歌聲,向夜色深處飄逸而去,美蒙的天風山韻,濯洗著我的心靈,讓我真切地感受到,在時代的洪流中,時間對一座村莊和一個族群的沖刷和洗禮,煥發出新的氣象。

  夜深了,人們帶上各自的小凳子,順著太陽能路燈照亮的村道,散去。美蒙之夜,月照青山靜無聲。

  三

  推窗洗耳,清風入懷。云山霧谷,嶺樹重遮。

  美蒙的早晨,來得早,清新、律動的氣息中散發著濃濃的山野韻味。

  我從住宿的村民家下得樓來,往村辦公室走,路邊的花帶里,新植的杜鵑一簇簇花意攢動,葉子和花瓣上綴著的露珠,像無數剛剛睡醒的萌絨的眼,期待新的一天。

  村辦公樓門前的臺階上,擺放著紅薯、南瓜。駐村擔任脫貧攻堅指揮長的錦屏縣民政局副局長陳海蘭說,這些蔬菜是村民早早送來的。正在邀請出早工的村民吃油茶的幫扶干部王瓊笑著說:“今天的早餐油茶煮得有紅薯?!?/p>

  場壩上,幾位村民端著碗品嘗“干部油茶”,稱贊王瓊煮的油茶“有美蒙的味道”。

  油茶算得上鄉間的“暖身”食品,不僅助消化增進食欲,填饑解渴,而且還能提神醒腦,治療感冒。在昨晚的“院壩會”上,有村民邀請駐村工作組的同志今早去他家吃油茶,陳海蘭說已經安排食堂煮油茶,請各位鄉親來嘗嘗。為了做這一大鍋被村民稱為“干部油茶”的早餐,王瓊五點鐘就開始忙碌。

  說起來,這“干部油茶”還是駐村工作組入鄉隨俗的見證。

  錦屏侗族人有四季吃油茶的習俗,特別是“偢家”喜歡吃油茶,每天清早,先煮油茶吃然后出門干農活,傍晚收工回家也得先煮油茶吃再煮晚飯??腿诉M屋先以油茶招待。美蒙人吃油茶不用筷子,待客時也只放一支筷子,意為尚有飯餐在后。美蒙人謙和、淳樸、熱情的性情由此可見一斑。

  這一撥駐村工作人員,進村入戶開展工作就是在“吃油茶”中開始的,慢慢地,“吃油茶”在幫扶干部和村干的心念中成了“走訪群眾”的代名詞,路頭相遇,彼此問一聲“去‘吃油茶’來?”,然后相視一笑,各自忙碌。隨著“干部油茶”的出現,油茶“暖身”更“暖心”,“吃油茶”又被賦予了干群往來其樂融融的新意。

  人在青山,心伴白云。端著那碗清香四溢的“干部油茶”,時間的托付,思緒的靜美,讓我“欲辯已忘言”。只覺得,青山界的風雅,美蒙的氣韻,不僅揮灑在天地萬物之間,浸潤人的心魂,還浸入這油茶的湯色中,融進腸胃里。

  四

  立冬,《說文解字》釋義:“冬,四時盡也?!薄对铝钇呤蚣狻氛f:“冬,終也,萬物收藏也?!?立冬的青山界上,進入農閑時節的美蒙,卻展現出熱烈健旺的活力。

  一大早,幫扶干部、村干和護林員十多人就忙碌起來:縣民政局局長楊盛民和村支書張繼權上農戶家,落實干田塝那一片已經翻犁的稻田的秋冬種;網格員吳厚華、幫扶干部袁垂立等扛著木樓梯,去清理村道邊的柴禾……

  我和楊才應老師跟著幫扶干部吳高超等人,加固昨天編織的竹籬笆,幫68歲的楊通禮老人搬運堆放在村口他家牛圈水泥平臺上的雜物。站在村口的公路上,在朝陽的映照中,竹籬笆上掛著的“美蒙歡迎您”幾個大字醒目而溫暖。村寨里的一棟棟木樓,經過打磨和刷上清漆后,亮出一種暖色的調子,與村前寨后的古樹相互映襯,升騰起一種脫胎換骨的靈性之美。

  天,藍得純凈,風,柔得暖心。

  美蒙背倚青山界,青山界上的龍干山是錦屏縣海拔最高的山峰,高處自有風華,自成格局。美蒙這個寂靜的小村,那些曾經“被蒙住的美”經由歲月打磨,風雨翻新,正在綻放屬于自己的芳華。

  美蒙之變,首先來自于觀念的革新。

  觀念一變天地寬。

  生活方式的轉變,帶動了改廚改廁改圈“三改”項目的推進,全民動手,拆掉破損、腐朽的豬牛圈,村寨亮出了“顏值”。

  生產方式的轉變,讓村民舍棄原來靠芭蕉養豬營養低見效慢的方式,改為大種玉米、紅薯、黃豆。面對搶占耕地和菜園的芭蕉,眾人操刀一割,房前屋后變得通透、敞亮。還把路邊曾被芭蕉擠占的幾塊園地,種上杜鵑、金桂。

  發展方式的轉變,催生了“耕讀傳家”的新模式,從新中國成立到2006年,美蒙村參加工作吃上“皇糧”的只有7人,而今年,美蒙村在校就讀的大學生就有9人。

  天行健,人自強。與時代相逢,衣冠簡樸古風存的美蒙,在傳統與現代的坐標上,彰顯出堅韌的坦率,單純的勤勉,那是民族文化景深中的一束閃亮著現代色彩的追光。

  74歲的村民楊正儒,身板硬朗,早早去割牛草,問他這把年紀了怎么還要忙田里地頭的事,他笑著說:“種地養牛鍛煉身體?!彼牡艿軛钫莆桂B3頭黃牛,每天在忙碌中過得有滋有味。

  這次美蒙之行,我們沒有見到那三個孩子,但我們并不遺憾,因為我們知道,他們帶著大山的品格和親人的囑托,走向了外面的世界。

  那個聾啞男孩,已經到安徽省合肥一家汽車配件廠設立在深圳的分公司上班,每個月都有收入,而且跟一個聾啞女孩建立了戀愛關系。

  那個母親早逝、初中畢業后就外出務工的龍姓孩子,在沿海一家企業務工,正努力多掙些錢,計劃幾年后回家結婚。

  而當年那個見了陌生人就哭的楊姓男孩,在福建省的一所211高校就讀,他的爺爺帶我們在村里,看孩子春節回家時給鄉親們寫的春聯:“國致昌隆民載福;天啟祥瑞歲交春”、“精準扶貧挖窮根;共建和諧美蒙村”……看著這一副副激情飽滿、意氣風發的對聯,筆意里散發的情思感染了我,我不禁吟誦起宋人仇遠的《立冬即事》:“細雨生寒未有霜,庭前木葉半青黃。小春此去無多日,何處梅花一綻香?!?/p>

  是啊,“小春此去無多日”,今年年底,美蒙村將和錦屏縣的70個貧困村一起,接受國家檢查驗收,我們期待著,屆時,美蒙迎來精彩出列的高光時刻。

  離開美蒙的時候,村頭路邊的幾處“小花園”里,粉紅、淺紅、深紅的杜鵑花,正靜靜地開著。我們和美蒙的鄉親相約,春節期間再來美蒙,再來聽美蒙的新故事……



相關報道:

中共黔東南州委宣傳部直管網站 主辦:黔東南日報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 黔東南在線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黔ICP備11000571號

扑克K电子游艺 三分pk10是哪里的 天津11选5 快乐彩12选五开奖 大众麻将规则介绍 天津快乐10分一定牛 福彩31选七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讨论群 黑龙江体彩6 1开奖结果查询 nba美国直播免费高清 官方分分钟彩票软件 麻将机技巧 极速快3大小和值计划 广东十一选五一牛最 哪种赛车速度最快 日本av女优性交图片 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