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龍鰲祭祀習俗

發布時間: 2019-09-30   作者:   來源: 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 侯雪慧

 

  

  那是一條籠罩著神秘色彩的河流,叫龍鰲河。

  龍鰲河發源于貴州石阡、江口、岑鞏三縣交界處的朝陽坡,流經水尾的臘巖、駕鰲、長坪、白水、于河等村,于陡灘出縣境入玉屏縣撫溪江與舞陽河匯合入沅水。龍鰲河水藍如玉,兩岸奇山茂林風景如畫,如果把龍鰲河比作一條玉帶的話,那么那些散落在河流兩岸的古老村莊就是鑲嵌在這條玉帶上的珠寶。

  龍鰲河流域一帶苗族有個古老神秘的習俗——龍鰲祭祀。

  龍鰲祭祀是龍鰲河流域當地苗族人民相沿成習的風俗,已經有相當悠久歷史。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歷史上鮮有它相關歷史文獻記載。關于龍鰲祭祀活動本身和主要祭拜對象的來源,龍鰲河流域的苗家人有一個古老的傳說。相傳,古時候,龍鰲河里居住著一條龍頭、魚身邪惡的龍鰲,河兩岸群眾每年農歷八月十五這一天都要用童男、童女去祭它。如到這一天得不到祭品,龍鰲就會遷怒于兩岸百姓,讓他們不得安寧。后來,一個名叫華光的太子(當地人又稱馬耳大王)得知此事后,便派出其手下兩員大將,一位名叫周云,一位名叫尚毅,在八月十五月圓之夜,扮作童男童女在河邊,龍鰲浮出水面吃祭品時,將龍鰲降伏。龍鰲為保性命,答應將每年祭品改為殺羊祭祀,并愿意保佑兩岸百姓世代平安。從此,龍鰲河兩岸百姓就有了殺羊祭祀的習俗——龍鰲祭祀。

  龍鰲祭祀是一種怎樣的習俗活動呢?就是龍鰲河流域苗民們為了祈求來年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在村祠堂里貼上傳說中的龍鰲畫像以進行祭拜。較為奇特的是龍鰲祭祀儀式一般都是半夜(即農歷八月十五日凌晨)舉行。為什么要在夜里舉行,村里的老人也只知道是自古傳下來的規矩,據說不按照規矩便不靈驗,對于是何人因何而立此規矩卻不曾知曉。

  以前,龍鰲祭祀活動一般是以自然寨為單位,儀式在宗族祠堂內進行。由寨老(即苗寨中年齡最長、輩分及威望最高的老人)主持,安排人員、伙食、準備祭祀用品、籌集祭祀所需資金。舉行正式儀式時則是由寨老指定的先生(當地苗家人稱熟悉苗族祭祀禮儀、經常主持祭祀儀式的人為“先生”)主持。每年農歷八月十五日(即中秋節)前,寨老便指派專人到附近集市購買糖食果品、酒、香、燭、火紙等祭祀用品,還有一種專門為祭祀制作的粑粑,其制作材料與當地食用的普通粑粑相同,但外觀要做成豬、牛、羊等動物及各種水果形狀。祭祀用的“三牲”即“豬、羊、雞”,羊和雞必須用整只。農歷八月十四日午飯后開始殺雞、殺羊。殺羊前,先給羊喂點凈茶,接著燃放鞭炮,再由二三個青壯年男子將羊宰殺。

  祭祀用品準備停當后,神秘的祭祀儀式就開始了。祭祀過程分三個步驟:

  第一個步驟——“獻生”?!矮I生”就是將未經烹煮的豬、雞、羊生肉及糖食果品等供品擺放于祠堂內的供桌上進行供奉。供品擺好后,由寨民依次向龍鰲神敬香。屆時,祠堂內已準備好的鼓樂、儀仗,鑼鼓、角號齊鳴,祠堂外燃放的鞭炮、鐵銃也一齊炸響,場面十分熱鬧。敬香完畢后,參加祭祀的全寨大小就地聚餐,酒足飯飽,苗人三五圍坐成團,相互交談、擺龍門陣直至深夜。一般在農歷八月十四日晚飯前,便開始第一個步驟。

  第二個步驟——“念祭文”。半夜雞叫時分,先燃放鞭炮,然后在先生的主持下全寨大小一齊對著龍鰲神位行三拜九叩之禮,主祭的先生一邊念頌祭文一邊叩拜,祭文分為壽文和祝文(共44行,418字),先念壽文,壽文念完再念祝文,重復三、五、九遍皆可。念罷祭文就可以燒香、燭、紙錢了。

  第三個步驟——“上熟”。撤下供桌上的糖食果品和凈茶,將酒杯中的酒倒掉再重新斟滿。供桌上再放上殺羊用的刀和血盆。將先前供奉的整羊、整雞身上每個部位分別割下一小塊,如供有豬肉,也要割下一小塊,放入鍋中加鹽煮熟。最后將煮熟的肉用盤子盛好,放在供桌上供奉半小時左右,整個祭祀過程便進行完畢。

  龍鰲祭祀具體起源于何時?由于苗族沒有文字記載,具體時間已無可考證。從當地苗族人的生活習俗來看,他們將華光太子及周、尚兩位將軍奉于神龕,作為自己的祖宗神位來敬奉。至今,在龍鰲河流域的一些苗寨,家中神龕仍寫成“祖奉華光太子周尚二將軍之位”,可見當地苗民對傳說中降伏龍鰲的光華太子、周云、尚毅的尊敬與崇拜。

  當一種習俗沿襲久了,就成一種文化。龍鰲祭祀作為一種悠久的民間習俗活動,已融入當地苗族人的生活中,成為人們生活密不可分的一部分。龍鰲祭祀習俗在歷史長河中自然而然形成一種獨具地域色彩的原生態文化。

  當然,萬事萬物都在變化著。面對時代變遷和外來文化的沖擊,長期以來維系和支撐著苗族傳統生活方式的價值觀念也正發生急劇變化,傳統道德觀念受到了巨大沖擊。龍鰲祭祀作為一種古老的傳統習俗,也面臨著嬗變。以前流行的集體大祭祀,現大多已演變為以家庭祭祀為主。而在仍以集體祭祀為主的極少數苗寨中,由原來一年一度的集體祭祀改為三五年才舉行一次。同時,熟悉祭祀禮儀又能夠主持龍鰲祭祀的人已寥寥無幾,這一古老的苗族民間習俗正面臨著消亡的危機。據目前已調查資料顯示,龍鰲河流域能夠主持“龍鰲祭祀”儀式的人也已為數不多。

  如果說一種文化的產生或消亡是一種歷史規律的話,那么“龍鰲祭祀”作為龍鰲河流域一帶苗族人的一種生活習俗,它的產生或消亡或許是一種歷史的選擇。但我想說的是龍鰲祭祀確實承載著苗族許多重大歷史文化信息和原始記憶,它是龍鰲河流域苗族文化的窗口,通過這個窗口,我們可以看到龍鰲河流域苗族多姿多彩的世界。龍鰲祭祀作為龍鰲河流域苗族文化的傳承平臺,在人類學、民族學、民俗學等方面有著重要研究價值。不要等到這個文化窗口關閉了,我們才學會去愛護與珍惜。民族文化生態環境很脆弱,需要我們去認真呵護,它才能延續與發展。



相關報道:

中共黔東南州委宣傳部直管網站 主辦:黔東南日報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 黔東南在線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黔ICP備11000571號

扑克K电子游艺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五星综合走势图 三分pk10是国家的吗 巴蜀麻将官网 幸运28平台好 广东36选7好彩3技巧 期货配资找象泰配资信用高go 北京pk10开奖直播官网 nba比分在线 卡五星一元群 宁夏十一选五预测号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腾讯麻将来了 qq麻将 吉林快三官方下载 3分pk10彩票 股票推荐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